• <span id="z2i7n"><sup id="z2i7n"></sup></span>

      <span id="z2i7n"><sup id="z2i7n"></sup></span>

      <dd id="z2i7n"></dd>

      <ol id="z2i7n"></ol><input id="z2i7n"><em id="z2i7n"><pre id="z2i7n"></pre></em></input>
      • 看廈門APP

      • 廈門廣電公眾號

      • 廈門廣電抖音

      • 廈門廣電微博

      • 廈門廣電央視頻

      新聞觀察:填補法治空白 讓愛心“放心”
      2023/12/27 來源: 廈視直播室
      分享: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是傳統美德,借助于網絡眾籌機制,這一美德有了現實落地途徑。近年來,隨著網絡公益眾籌平臺的持續火熱,個人求助性質的網絡募捐信息不時在社交平臺刷屏。公開數據顯示,2014年9月至2021年底,全國累計有超過500萬人次大病患者通過互聯網服務平臺發布求助信息,超20億人次捐贈資金,籌款規??傆嫵?00億元。

      個人網絡求助擬入法

      這些眾籌捐款,是公眾善心的表達,給無數家庭帶去了“雪中送炭”的希望。但隨之而來的,一些“騙捐”的質疑聲音也開始讓公眾對公益眾籌持更加謹慎的態度,那么,我國在立法層面將如何加強網絡公益眾籌平臺管理與規范個人求助行為?我們一起來關注和探討。

      網絡公益眾籌平臺亂象叢生

      個人網絡求助對于不少遭受大病危機的個人和家庭,可以說發揮了“雪中送炭”的作用,但也存在一些亂象。今年10月,成都2歲女童遭羅威納犬撕咬事件中,家屬在輕松籌平臺發起籌款200萬元,僅5個多小時就達成眾籌目標,但隨后有人質疑,責任方已經答應承擔賠償,為何還需要眾籌200萬之多?在陷入捐款金額遠超實際所需的爭議后,女童一家將善款全額原路退回。此前,德云社演員吳帥因突發腦溢血住院,其家人在網絡眾籌平臺發起眾籌100萬元。熱心網友幫忙捐款、轉發的同時,卻發現吳帥在北京有兩套房、一輛車,大病也有醫保。引發類似爭議的還有羅爾募捐救女事件。在一次次的爭議中,對網絡籌款加強監管的呼聲越來越高。

      個人求助網絡服務平臺應經民政部門指定

      12月25日,慈善法修改決定草案提請十四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此次慈善法修改,統籌考慮各方面意見,在附則中專門增加一條,對個人求助行為及個人求助網絡服務平臺作出規定,對通過個人求助網絡服務平臺發布的求助信息真實性進行查驗。

      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發言人 臧鐵偉 一方面要求求助人和信息發布人應當對信息真實性負責,不得通過虛構、隱瞞事實等方式騙取救助;另一方面明確從事個人求助網絡服務的平臺應當經國務院民政部門指定,對通過其發布的求助信息真實性進行查驗。

      同時,考慮到有關個人求助網絡服務平臺的具體規定,涉及求助及服務的各個環節,難以在附則中作出全面細致的規定,草案授權國務院民政部門會同網信、工業和信息化等部門制定具體管理辦法。有關部門應當按照立法法規定及各自職責制定具體規則,對求助信息發布和查驗、平臺服務、監督管理等作出規定,促進個人求助網絡服務平臺健康規范發展。

      我國現行的慈善法從2016年9月1日開始施行,主要對慈善的一些活動項目和行為進行規范,針對的是非特定人群。

      個人網絡求助擬入法:呵護公眾善心不被欺騙

      而對個人求助,對特定人群沒有進行規范,只是在附則里提了一下。那么,個人求助領域為何亂象頻出?此次修改慈善法,反映了什么問題?我們接著來看。

      上海交通大學中國公益發展研究院院長徐家良介紹,自慈善法施行以來,個人網絡求助行為一直飽受爭議。在當時,由于網絡求助尚未大規模興起,也為了避免過度抬高個體發起網絡求助的門檻,立法機關最終將之視為是民間互助行為,因此并未納入慈善法的范疇。但隨著近年來網絡求助的快速發展,以及其中所出現的種種亂象,推動其入法,強化系統性規范,有了更強烈的現實需求。這些亂象歸納起來,主要體現為兩個方面的癥結:一是部分求助者個人可能存在隱瞞財產、夸大病情的現象,給公眾帶來誤導,有騙取善款的嫌疑。二是相關平臺的權利和義務不明晰,像善款使用的透明度、平臺服務費標準等都時常引發社會爭議。甚至還出現了偽造病歷,平臺雇員在醫院“掃樓”拉用戶,刻意“包裝”病情,“賣慘”吸引眼球等亂象。因此,針對新情況新問題,此次慈善法修正草案擬規范個人求助和網絡服務平臺,對社會公眾的關切問題,有針對性地加以規范。

      此外,慈善法的修訂將個人求助納入,主要是傳遞一種治理信號,為相關具體管理辦法的出臺提供上位法的依據。同時,慈善法修正草案明確個人求助網絡服務的平臺應當經國務院民政部門指定,相當于有了相對明確的監督部門和指導部門,有助于規范網絡服務平臺的行為。

      新聞觀察:填補法治空白 讓愛心“放心”

      我們看到修正草案把個人求助納入慈善法調整范圍,填補了法治空白,這對慈善監管以及今后的有序發展起到什么作用?

      眾所周知的大背景在于,個人網絡求助現象不斷增多,超出了社區、單位等特定范圍,更多的是個人借助網絡平臺發起眾籌。然而,相較于慈善組織的互聯網募捐,受慈善法等多個法律法規制約,個人眾籌因為屬于個人行為,一直以來相關的法律規范尚處空白,導致亂象叢生。因此,此次慈善法修正,對個人和平臺都進行了有針對性地約束,既要求求助人對信息發布的真實性負責,同時要求平臺對其發布的信息進行真實性核驗。我還特別留意到,除了自我監管之外,修正草案還提出,眾籌平臺不能延續“自己管自己”的狀態,必須接受社會第三方監督。我們都知道,以前慈善活動的主體監管部門是民政部門,這次草案新增了十幾個部門一起來對慈善活動進行監管,說明今后慈善的監督管理不再是民政一家的事情了,為什么這么規定呢?我們可以看到,慈善募捐是對社會資源的一種大量引流,同時也可以看到打著慈善名義進行詐騙的背后,都涉及到資金的大量流轉,因此打擊這類行為,光民政一家是嚴重不足的,因此慈善法在修正的時候,就把像工信、公安、國家安全等部門都一起納入作為綜合監管部門,這是對社會問題的有效反應。

      另外,我認為除了像水滴籌、輕松籌這類慈善平臺,其實還有很多平臺也涉及或間接成為籌款平臺,需要得到有效監管,比如一些直播平臺,有不法分子利用孤寡老人、殘疾人或流浪貓狗等營造虛假凄慘場面,博取關注、利用網友的愛心來牟取錢財。這些平臺同樣存在審查不力和外在監管的缺位。因此現在的修正草案,讓我們有法可依只是第一步,還需要有關部門制定更細化的配套制度,并且對相關規定予以落實,才能讓整個慈善行業真正置于陽光之下,愛心才可以放心。

      相關推薦

      看廈門 APP下載

      一二三四在线观看免费高清中文在线观看,一二三四视频中文字幕在线看免费,一二三四高清视频免费播放,一二三四免费观看完整版电影
    1. <span id="z2i7n"><sup id="z2i7n"></sup></span>

        <span id="z2i7n"><sup id="z2i7n"></sup></span>

        <dd id="z2i7n"></dd>

        <ol id="z2i7n"></ol><input id="z2i7n"><em id="z2i7n"><pre id="z2i7n"></pre></em></input>